财税改革进入深水区 “动刀”中央地方财力划分

2019-11-13 15:14 来源:未知

中国财税改革逐步进入深水区,中央和地方财力划分被提上议程。

营改增收官在即 中央地方或将财力划分

据《经济观察报》,主管部门正在考虑“政府间财政关系法”和“财政转移支付条例”这两部法规,用以划分央地财力。前者被称为“财政基本法”,后者则只涉及转移支付,但目前尚未完全定案。

央地分成,在两部法规间摇摆

“现在财政部更加倾向于前者,也就是政府间财政关系法。”相关财税人士对《经济观察报》表示,但在立法计划上,“政府间财政关系法”由于更复杂,其立法计划可能会被延后到2020年,“财政转移支付条例”则会快一些,以国务院条例的形式推出的难度也会小很多,因其更偏向实际操作层面,内容相对简单。

中国营改增即将收官之际,中央和地方的财力划分也提上了议程,按照中国财税改革总体方案,这一切都将依法而行。

报道称,财政部认为,在财税改革中,事权与支出责任的划定将会直接影响到收入和支出的划分。因此,在财税法定的背景下,“政府间财政关系法”会比相对简单直接的“财政转移支付条例”显得更重要。这也是财政部倾向于考虑制定前者的原因。

经济观察报获悉,主管部门正在考虑“政府间财政关系法”和“财政转移支付条例”这两部法规,用以划分央地财力,前者被称为“财政基本法”,后者则只涉及转移支付,但目前尚未完全定案。

华尔街见闻提及,中共中央政治局去年6月底会议审议通过《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》,明确提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2016年基本完成重点工作和任务,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。

“现在财政部更加倾向于前者,也就是政府间财政关系法。”相关财税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但在立法计划上,“政府间财政关系法”由于更复杂,其立法计划可能会被延后到2020年,“财政转移支付条例”则会快一些,以国务院条例的形式推出的难度也会小很多,因其更偏向实际操作层面,内容相对简单。

上述《方案》提及,财税改革方案有三大最紧迫的任务:改进预算管理制度、完善税收制度、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。其中,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,具体来说涉及两个内容,一个是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划分,另一个是各级政府间事权与支出责任的划分。

2014年6月6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审议了《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》。而财税改革方案三大任务之一的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制度,具体涉及两个内容:一是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划分,二是各级政府间事权与支出责任的划分。

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今年初曾表示,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有三个支柱,第一个支出责任划分,第二个是收入划分,第三个是转移支付。三者是相互联系的,先定支出责任,再定收入,不匹配的话再用转移支付弥补。

在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、武汉大学[微博]法学院教授熊伟看来,“财政转移支付条例”只能解决收入划分及此后的财力平衡问题,比如上下级政府之间的平衡,广义的政府间财政关系法,还应包含支出责任如何划分的问题。

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、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熊伟认为,财政转移支付条例只能解决收入划分及此后的财力平衡问题,由财政部来推动“支出责任划分”会比较难,因为支出不完全是财政的问题,会超出财政部本身职权的范围。

但他认为,由财政部来推动“支出责任划分”会比较难,因为支出不完全是财政的问题,会超出财政部本身职权的范围。

地方主体税种营业税将在2015年以营改增的方式退出历史舞台。正因如此,未来收入划分备受关注。

2015年是营改增的最后一年,地方的主体税种营业税将会消失。因此,未来收入的划分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。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曾表示,在收入划分方面,未来将收入波动较大、具有较强再分配作用、税基分布不均衡、税基流动性较大的税种划为中央税,或中央分成比例多一些。将地方掌握信息比较充分、对本地资源配置影响较大、税基相对稳定的税种,划为地方税,或地方分成比例多一些。收入划分调整后,地方形成的财力缺口由中央财政通过税收返还方式解决。

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去年10月中旬在《求是》杂志刊文称,要进一步理顺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,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。

具体看,原油(60.23, 2.55, 4.42%)天然气资源税收入仍为中央收入,其他资源税收入为地方收入,并调整为省级收入,市、县不再参与分享,对财政困难市县可由省级财政通过转移支付办法解决,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全部为中央收入,大幅度降低出口退税地方负担比例,中央和地方继续共享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。

在收入划分方面,未来将收入波动较大、具有较强再分配作用、税基分布不均衡、税基流动性较大的税种划为中央税,或中央分成比例多一些。将地方掌握信息比较充分、对本地资源配置影响较大、税基相对稳定的税种划为地方税,或地方分成比例多一些。收入划分调整后,地方形成的财力缺口由中央财政通过税收返还方式解决。

收入划分调整后,地方形成的财力缺口由中央财政通过税收返还的方式解决。中央税由国税部门征收,地方税由地税部门征收,共享税依据税种属性和方便征管原则来确定。

《经济观察报》文章称,具体看,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收入仍为中央收入,其他资源税收入为地方收入,并调整为省级收入,市、县不再参与分享,对财政困难市县可由省级财政通过转移支付办法解决,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全部为中央收入,大幅度降低出口退税地方负担比例,中央和地方继续共享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。

而这一切的划分在财税法定的背景下,都需要法律来强化。单纯的“财政转移支付条例”显然很难解决这个问题。

收入划分调整后,地方形成的财力缺口由中央财政通过税收返还的方式解决。中央税由国税部门征收,地方税由地税部门征收,共享税依据税种属性和方便征管原则来确定。

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认为,政府间财政关系有三个基本问题,支出责任划分、收入划分和转移支付。其中支出责任划分要放在第一位,中央和地方划分支出责任,中央和地方的职责各自是什么,然后才是收入划分。

楼继伟此前表示,财税体制改革到2016年要完成重点工作任务。他在5月初的讲话中要求,加快推进财税体制改革。”积极研究制定配套措施,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,加快推进税收制度改革,健全中央和地方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财政体制,进一步理顺政府间财政关系,发挥好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。“财政部5月初也发文,催促地方提速财税改革。

在他看来,转移支付位列第三。“因为收入和支出不完全匹配,肯定有个转移支付,其实都需要法律来规范,但是一直没有纳入立法。”王雍君说,原因一是在于事情本身比较复杂,二是中央政府动力不足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农业信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财税改革进入深水区 “动刀”中央地方财力划分